0311-87699678/186-3115-2183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中心动态 > 学习园地

在线咨询获取培训方案

Training Guide
  • 培训主题:
  • 参训单位:
  • 参训人数:
  • 计划天数:
  • 联系人:
  • 联系电话:
已有2655人成功获取方案,
我们会对您的单位及个人信息保密不泄露。
西柏坡干部培训

红色文化教育培训专题(九)关于民军的一些历史情况

发布时间:2021-02-21|栏目:学习园地|浏览次数:24

关于民军的一些历史情况

 

肖泽西

 

一、前言

 

一九八二年四月十一日,在北京政协礼堂,召开了参加过冀中抗日战争的老同志座谈会到会10多人,原中吕司令员、程政委、孙参谋长在会上讲了话。会后吴西同志邀我参加七分区编写组,并分给我两个题目其中之一是关于民军题。接受任务后,利用业余时间和节假日走访了在京居住的参加过“博野民军”“冀中民军”“河北民军”以及曾在博野北杨村四存中学读过书的一些老同志共同回忆了这段历史情况。对住在外地的同志,采取了通信提问请他们解答问题以及交流“回忆录”的方式回忆了这段历史情况。我还翻阅了有关的报纸杂志,参考了河北、山西省有关的文史资料等等。通过上述方法搜集材料,由我执笔编写成了这篇文章。第一部分,以齐健秋同志写的材料为主,把董兆瑞、邢树勋、杨晓昆等同志所写的材料选补进去。第二部分,以刘子英志写的材料为主,把杨晓昆、张旭、翟家段等同志所写所谈的材料选补进去。第三、第四部分主要是由克、王志远、吴农,张旭等同志所谈的材料写起来的。因此,这篇文章实际上是集体创作。在编写中对材料的处理,采取了两条原则:一条是走群众路线,从实际出发。凡是大家不以为然,又不完全属实,没有多大意义的材料,就没有编写进去;另一条是宜粗不宜细。有些问题虽然是客观存在,但涉及的间题很复杂不好写,但缺了又不行,只好轮廓地提一提。有的去掉也无关大局,就不提了。

提起民军”,大家在印象里有“博野民军”“中民军”“河北民军”三个概念。但这三个“民军”概念,是有差别的。无论写“博野民军”“中民”“河北民军”,都必然涉及张,因而这篇文章不得不对张梧做必要的刻画。为了把“民军”问题说清楚,必须把三个“民军”分开写,而又必须在一篇文章里有机地联系起来写,才能使读者看后更全面地了解“民军”。

关于次序问题。有的同志说是否先写“河北民军”,然后再写“博野民军”“中民军”。这种写法也考虑过,但为了突出党的领导,突出革命与反动、进步与落后的比较,还是按“博野民军”“中民军”“河北民军”的次序写的。

 

二、博野民军

 

“七七”事变发生后,盘踞在博野、县安国一带的国民党反动军张荫,借“第一战区委员长保定行营”民训处名义,以他所办的四存中学等几个学校的学生及从山西带来的军官教导团的学员为中下层骨干,收编从平、津退下来的国民党军队中的散兵游勇,集中他管辖的各县保安队,开始组建“河北民军”,成立总指挥部办事处。一九三七年九月间保定失守。在保定失守前,张荫指使他的所属部队和他管辖的13个县的政府机关、警察局、保安队,往南向山西陵川县一带撤退。当时,博野县的警察局长张仲、保安队长张子元也带领他们的警察、保安队随张荫主力向南溃逃,走到安平县城内,张仲前与张子元商议不再走了,决定回博野县组织队伍抗日。八月份,先回到大程委镇(该镇在沙河以南,滹沱河以北,是博野南区的一个大镇),在那里预先等划并做了一些准备,然后,开进博野县城。这支队伍是以百余名县警察局、保安队人员为核心,再从受过军训不脱产的守望队(在张控制时强迫受军训的农民)300多人中动员、挑选部分人员组织起来的,编为三个大队。一大队驻城东村逃亡地主的庄园,二大队驻大程委镇,三大队驻北杨村四存中学,领导机关博野县政府内。八月底将三个大队改组成三个团,也用“河北民军”为番号。经过协商,推选张仲瀚任司令,张子元任副司令兼第一团团长,张文样任第二团团长,李侠飞任第三团团长。司令部下设:参课处、副官处、秘书处、经理处(即供给处)卫生处。同时,张仲任博野县县长,王文仲(中共党员)任县政府秘书,代理县长办理日常公事。县政府设科。民军的经费来源,主要靠扣留博野旧专署的现款4900元,小麦4万多斤,并从地方等集一部分。

张仲组建的“民军”,当时在行文上虽用的是“河北民军”的番号,但由于这支队伍没有随张南选,并在一定时期内与张断了联系,在党的领导下进行抗日,在政治上与张荫组建的“河北民军”有原则性的区别,又由于这支队伍初建对是在博野县境内活动,所以当地群众称这支队伍为“博野民军”凡是参加过张种组建的民军的同志,在当时和后来也都xi惯说自己是参加了“博野民军”。因此,这篇文章中对张仲组建的“民军”,用了“博野民军”的xi惯名称。

“博野民军”组建不久,当昌正操司令员路过博野时,会见了张仲瀚同志,张仲同志私下对目司令员他原在北平读书曾加入“左联”,与党有关系。

张仲瀚是河北省献县尔庄人,他的伯父张继庸是河北省民政厅长,和张相识,于是张仲当了博野县的警察局长。张仲瀚组织“博野民军”后,当了解到人民自卫军中设有政治部,他即与中共博野县委负责人子取得联系,主动要求在民军中也建立政治部,以加强部队的政治领导。翟子瑜向上级反映后,博、中心县委经过研究于一九三七年九月下句至十月向由博、中心县委和县县委派到“博野民军”中工作的有:齐健秋、李之、张逊之、肖泽西等同志。其任务是:划与建立民军政治部,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宜传抗国十大领)改造这支部队成为我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

李之、张逊之同志到民军后未任职,不久,由于革命工作的需要,李之同志调往人民自卫军政治部民运科工作,张之同志调县五支队任政治指导员(实为政治副主任)齐健秋同志按博、中心县委的委派担任了民军政治部主任,过了很短的时间,他又兼县政府政治指导员。在县政府前面左边大院(原县女高小)成立起民军政治部,挂起牌子,设置岗哨。民军政治部先后设4个科,宣传科长肖泽西,总务科长程化仁,组织科长汪励锋,民运科长魏子(未到职)。齐健秋同志是以党员公开身份去政治部工作的,所以大家都知道政治部就是党的机关。各都设有政治处,一、二团有主任。一主任是边冠三同志,二团主任是土俊同志。通过张仲、齐健秋同志和各团团长有了接触,追于当时形势,各团长对政治机关也表示尊重,各团均邀请齐健秋同志去讲话。民军政治部逐渐向各团派了一些政工干部,如派刘惠民同志任三团政治处主任,派吴树声同志到二团政治处任宣教股长,刘子英同志到二团的一个营任教导员,张金钥同志到三团任营教导员。从此,这支部队接受了党的领导。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初,我们与中人民自卫军政治部主任孙志远取得联系后,博、中心县委即断了与民军党的关系。从此,民军政治部及党的组织即正式归冀中人民自卫军政治部领导。在行政上,冀中人民自卫军对这支部队也建立了不甚明确的隶属关系,部队的经费自算一部分,人民自卫军发给一部分。并曾一度改变番号为冀中人民自卫军x师,但因关系复杂,执行了一段,又恢复了原来民军的番号。

 

在我党的领导和号召下,“博野民军”得到了很大发展,不少要求抗日的青年农民及青年知识分子跃参加民军,到一九三八年四月间,部队扩大到3000多人,大大改变了原来以旧警察保安队员为基础的部队成分。为利于民军的改进,党需要掌握一支政治上可靠、起核心作用的小部队,一九三七年十月,在张仲瀚同志支持下,经过冀中人民自卫军的批准,在三个团之外,建立了一个民军特务营,由地方党介绍的老党员刘琴任营长,由人民自卫军派段玉琪任政治教导员。该营到一九三八年四月间发展到300多人,其中党员占30%强,这是一支政治质量很好的队伍。吕正操司令员曾到特务营讲过话,全营很受教育和鼓舞特务营成立后,为了发展党的工作,加强党的建设,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底成立了民军党务委员会,书记为齐健秋同志,成员有肖泽西、段玉琪同志。从此,民军的党务工作逐渐走上了正轨。司令部成立了一个警卫连,由地方党介绍的老党员刘云锋同志任连长。在献县增加了一个支队的番号,支队长是苑鹤(这个支队没有发展起来,少量的人和枪后来归了津南人民抗日自卫军)

 

博野民军”与中人民自卫军建立关系后,曾两次到平汉路西阜平县晋察军区受训。第一次受训在一九三七年十こ月,由副司张子元带领第一团前去,同时还有掩护部分地方干部过路的任务,赵亚平等同志就是这次随军过路去开会的。去后正值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进行选举和召开成立大会,在这个会上,张仲前同志被选为晋察边区行政委员会委员。受训来前,团还推选了40名青年干部到军政干校学xi,并援助该校400元教育费。孙毅校长亲切地接见了一团负责同志。一团受训期间,学了一些抗战歌曲,受了一些政治教育士气高品,提高了政治水平。第二次受训是在一九三八年二月初春节之后、由张仲司今员和齐健秋政治部主任带领二、三团和特务营前去,并带有大批军用物资和大型印刷机,送给察军区。去时,沿途地方群众和军队热烈地欢迎民军。民军去后,驻在平县城之东西庄军政部学校附近,政治部驻方太口。

 

军区首长对“博野民军”去受训很重视,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军政干部学校孙毅校长,给民军排以上干部讲了话。教师洪水、张达二同志给上课(毎周听三次课)地方党委负责人黄、邓拓等同志都去给部队讲过话,给干部做过报告。军区首长听取过我们的汇报并做指示。记得舒同主任给政治部同志讲了什么是政治工作,使我们第一次明确了政治工作的概念、任务和如何做政治工作,收获很大,洞开政治眼界。

 

民军第二次在军区受训未完遇上日扫荡,于是就在山区配合晋察三分区部队打了次游击战。这次敌人进攻了军区所在地卓平城,敌机几次炸平,二、三团在王快镇截击敌人,没有顶住,即往平撤退。夜间经过平城时,军区机关已主动转移了。民军当夜即出城往西走,第二天到了法华往北转移,这时敌人已占领县城。后民军又转到灵山、曲阳地区,等待命令。这次反扫荡中,二团长张文样怀有异心,不顾全局,菱图把部队拉回博野摘得人心,甚至有一些人逃亡。三分区司令员黄永胜得知这个消息,就和张仲、齐健秋同志商议,要把二团解决掉、以免对整个战局不利。因为关系复杂,又考虑到统一战线问题,张、齐没有同意那样做。敌人扫荡后,张仲瀚同志带领民军国了平汉路东。第二次受训,政治部带去了一个青年学xi班,这个学xi班,是准备培养政工干部的有20人左右,都是刚参加工作的知识分子,如付维泽、股锡林、光甲、徐焕章、王泽、杜光斗、光烈等,以后把他们都送进军政干部学校学xi,后来培养成了很好的军政干部。

 

“博野民军”两次受训回到博野后,部队的发展和工作的进行,看来还是正常的。当时感到部队局限在一个县地方性太严重,无法再发展,齐健秋同志在中第一次党代表大会时,提出了这个意见,后经中领导批准,同意民军这一队伍到献县一带去活动。一九三八年五月初,决定由张仲同志带领民军去献县。司、政两部和特务营去后在献县商家林一带建防。二团去后不久,张文祥忽然带着部队自由行动,不辞去,自回了博野。一、三团也没有按决定到献县,却去大清河北解决联庄会去了。我们对此情况感到非常突然,但直相不明。为了弄清情况,张仲、齐秋同志带着司、政两部人员又回到了博野,并通过调查了解,着手解决这一问题。经了解情况是这样的:张荫的亲信、民军领导层的二团长张文

 

三团长李侠飞一直心向张,本质很恶劣。前一阶段他俩追于形势表面上不得不表示进步,但在一九三八年春,当他们暗地里与张荫梧取得联系后,就充分暴露了他俩的反动面目。当时,张企图使“博野民军”完全脱离与我党的关系,想消灭进步因素,将部队整个掌握在他手里,成为他私人反共与夺取地盘的工具。所以他想方设法与“博野民军”内部的张派分子取得联系,制造谣言,打击进步力量。就在张仲、齐健秋两同志调查了解情的同时,张文祥忽燃又带着三团返回了献县,着“博野的人,博野的枪,回博野抗故的口号,约在五月十日用武力把留在献县的特务营解决了。营长刘鸣逃脱,到河间找孙志远同志去了。教导员段玉琪因病住院。我当时留营部帮助工作,在枪打响后我带头突过了子牙河点了点人数,带出了数名留营部工作的政工干部(其中有兆瑞同志入、一个副指员、十几名械士大约一个小排、还有一匹马。我们当天经饶阳县到了安平黄城人民自卫军、政两部所在地

 

张文样解决特营后,当即把特务营人员分编到二团的营、连内。在团回博野的路途中,特务营的大部分党员都设法离开了二团。张文样回到程委后,立派人到刘鸣琴的家中,把刘的父亲(老共产党员)部架到博野并关押起来。同时张文样又派人去我家中,要人要枪要马。那时张派分子扬言要对政治部同志下毒手。这简直是公开的反动!当时的形势很明显,政治部机构难以存在了。这时,齐健秋同志与张仲同志商议,决定由齐健秋和组织科长汪励锋两同志先去人民自卫军向中领导请示怎么办?中领导听了汇报后,昌司令员非常气愤,及时地给民军副司令张子元打了电话,张文样才把刘鸣琴的父亲放回家去,去我家中闹的人,也被叫回了二团。据说当时,冀中领导曾考虑过:民军中有的领导人这样反动,是否马上采取一定的措施,但因关系复杂,又照顾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没有那样做接着,民军政治部的党员同志相维去人民自卫军政治部报到,要求另行分配工作。那时,军区和军分区正在成立中。一九三八年六月底刘鸣琴同志分到人民自卫军第七团任团特派员后改任三营长。我于八月初分到二军分区政治部任组织科长。程化仁同志十月初分到二军分区政治部任民运科长。汪励锋同志调九分区三十大队任教导员,后升任该大队政治主任。程文、董兆瑞等同志留组织部任组织干事。在齐健秋同志离开博野之前,张文祥带着二团

 

一团、三团之后,于五月间在张子元副司令带领之下,也到雄县一带收编联庄会去了当时,张仲瀚没有把三个团长说服争取过来,一个人被甩在北杨村医院,在无可奈何时得知张荫梧所派接管民军的领导班子就要到博野了。张仲瀚感到不能再当民军司令了,不久他就带着警卫连二三十人,二三十条短枪去到深县。后来就以这点人,这点枪为基础,成立了津南人民抗日自卫军。张仲为司令员,齐健秋为政治部主任。

 

以上是“博野民军”发展的简单情况,时间虽然不长,但在冀中抗日斗争史上还是有献和好的政治影响的,现扼要地归纳如下

 

首先,“博野民军”这支抗日力量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并为党培养了一批革命干部开始只是县警察局、保安队百余人,到一九三八年四月已发展到三个团一个特务营,共有3000多人,其中党员近200人。特务营成立了三个党支部一个分总支部“司令部、政治部各成立了党支部。那时党的活动还处于半公开状态。但党员能起保证作用完成上级交给的切任务。在前进的道路上,虽然遇到坎坷,在党的领导下,终于战胜了一切困难,这支队伍发展成为建立八路军中军区警备旅的主要力量并兼管冀中第六军分区,成为冀中军区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通过民军还吸收了很多的青年知识分子参加抗日队伍,除培养一部分人留民军工作外,还保送不少人到路西军政干部学校学xi、毕业后分派到革命需要的地方去。现在他们之中的不少同志已成为领导干部。张仲瀚同志领导的津南人民抗日自卫军,曾发展到130多人,其中的主要骨干都是从民军去的。一九三九年春,在关向应政委主持下,将津

 

南人民抗日自卫军和一二O师七一九团合编。两部合编后仍称津南人民抗日自卫军。从此

 

中军区津南人民抗日自卫军就正式成为一二O师津南人民抗日自卫军了。当时决定该军成

 

立党的委员会,陈文彬为书记,张仲瀚贺庆积、齐健秋、张云善为委员。后来这个团转战南北一直打到新疆。全国解放后在新建设兵团和新人民政府中,有的厅、局长和一些军

 

队领导骨干曾是民军人员。

 

其次,打击过日寇,并进行过各种形式的抗战宣传教育工作。

 

一九三七年十ー月、在清苑县阻击过日寇的进攻。一九三八年二月,在路西受训时,石日寇你军出动,分九路进犯晋察冀军区,张仲指挥二、三团在曲阳县王快镇一带山区,对进犯之敌进行了激烈的反击。同时,电示张子元副司令带领一团在路东定县、望都、于庄

 

一带,扒铁路,割电线,对各车站和敌人据点轮番进行袭扰,以牵制进犯之敌,使其首尾不能相顾,从而配合了晋察燕部队胜利地进行了反扫荡。

 

个九三八年四月,日定县的师团出动千余人兵力、进攻安国县,途中,民军一团1000多人与敌人发生激战,打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股敌人绕道占领了安国县城,民军马上抽了一个营的兵力扑向县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没站稳脚跟的敌人,在猛烈炮火下,敌人扔下30多具尸体,逃出了安国县城。由于民军经常扒铁道,割电线,敌人根之入骨,民军在望都县贾村时被敌人发现。一天,敌人集中了500余人,出动12辆汽车,4门大炮奔袭贾村。我便衣侦察员得到情报后,马上用鸡毛信送到民军司令部,司令部立即派出部队到韩庄打敌人的伏击,激战6个多小时,伤日军60多人,缴获步枪60多支,子弹万余发。此外,掩护过不少干部过铁路,押运粮食、布匹、大衣过路西,支援人民自卫军一些物资和羊毛皮,等等。

 

民军政治部当时进行了大量的抗日宣传教育工作。定期供给部队政治数材,经常组织各种政治活动,如在连队做政治形势报告,成立救亡室,开展文化娱乐活动,等等,逐渐地提高了部队的政治素质。当时组织了40多人的宣传队,队长是刘润超、那树,他们带领青年们搞宣传工作很是出色。他们还以宣传队为基础组成了“雪花”剧团,那树兼团长,在博野城里旧戏台上演抗亡小戏,很受群众欢迎。传队和剧团到农村进行过多种形式的传和文艺演出。有力地激发了广大群众抗日救国的热情和积极性。那时,每天到我部队报名参军的络绎不断,更感人的是父母送儿子到部队,叫他们不打败日本鬼子不家,还有4个新婚的妻子送丈夫来参军的动人事迹。那时真正出现了“妻子送郎上战场,母亲儿打东洋”的参军高潮。在去路西的途中,每到宿营地,他们不顾长途行军的疲劳,在墙上写抗日教亡歌曲和标语晚上演抗日救亡小戏,搞化装宣传极为活跃,收到相当的宣传效果,民军积极帮助地方工作,密切了军民关系。如张仲任博野县长,齐健秋兼任县政府政治指导员时,为了建立地方政权组织,政治部多次召开各种会议,如在会议上传抗日,提出有人出有钱出钱,有枪出枪,研究筹措抗日经费等。齐健秋同志曾多次在县政府大堂上讲演,宣讲抗日的道理。为了帮助地方工作,齐健秋同志还参加过博野县委为了培养妇女干部,在北杨村四存中学办了一个三四十人的女子训练班。我在训练班中讲过政治经济学、哲学等课程。女子训练班的学员毕业后,不少人分配到中各地区从事妇工作如韩超新同志曾担任过中妇救会主任。平时,民军经常帮助群众劳动。战时广大众积极支援民军,如韩庄战斗,数百名青壮年手持铁、棒为我军助威。妇女儿送水送饭,慰问民军。民军受伤人员,都被群众用担架从火线上护下来。这些场面真是感人肺。

 

三、冀中民军

 

一九三八年春,李侠飞、张文样和张荫梧取得了联系,张荫得知博野地区已建立了民

 

三个团,还得知雄县一带有3万余联庄会员。张荫为了控制“博野民军”及收编大清河北联庄会责成张存实、吴家漠组成了以第七团为主力的北上先遺支队,命张存实为司。他们着太行山北直北而来,大约在一九三八年七月间,张存实到了博野。这时,民军副司令张子元正在带一、二、三团大部,在雄县、县、新城县岗、米家务一带,解决了大清河以北联会2万余人。与此同时,中路军也解决了联庄会万余入。民军由于编了联会人员和武器大量增加。张存实于一九三八年八月下句重新组织了司令部张存实为“民军”司令员,张子元为副司令员兼一支队长,李侠飞任二支队

 

张文样任特务团长,刘化南任第七团团长,吴嘉任民军参谋长边冠三任政治部主

 

张存实同志是我党的老党员,过去曾在北方局工作,也在内蒙古工作过,去过苏联。后来因被捕失掉党的关系。他被捕后,承认了自己是共产党员,没有出卖组织和同志,出狱后也没做过损害党的事。“七七”事变后,张存实到了张荫组建的“河北民军”工作,“河北民军”中的进步青年都说:总指挥部的张存实在政治上比较进步。张存实曾多次向张梧建议:“河北民军”顺名思义不应当长期躲在山西,应回河北和八路军合作去打游击抗日。张桶不听,他坐吃山空,把陵川附近各县太平仓的粮都动用了,所以,当地老百姓对“河北民”不叫游击队面“游吃队”。张的八路军游而不击,实际上是他游而不击。张存实从与张的相处中看出了他的反动性,所以,他一到“博野民军”就明地表示护共产党和毛主席,拥护八路军,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反对张荫的摩擦阴谋活动。特别突出的是:他是张荫梧派来的,但他却反对张,因而得到了民军和当地共产党以及进步人士的支持。另一方面却受到两个团长张文样、李侠飞及参谋长吴嘉漠等人的嫉妒与仇视。诚然,进步与倒退,革命与反动是水火不相容的,因而斗争在不断地发展。那时,张存实一面做张子元的工作,一面在讲话中常常公开表示反对张荫梧,他曾不止一次地抓住张梧讲过河北是咱的”这句抢地盘、反动割据的话,揭露其狂野心和土霸思想。当时他以尖刻辛辣的语言对张梧的亲信吴嘉斥说:“你是张桐轩(即张荫梧)的忠实信徒,他骂你,你认为应该,他打你一巴掌,你认为是龙爪抓了。”说得吴只是汗,无言以对。张存实还采取各种方式、对一些旧人员进行教育。有一次司今部副官处有些人打牌,被博野县政府抓了些官怒气冲冲地想去找县长衰农进行报复。张存实批评、制止他们,他们不听。张对他们讲:“你们如果有胆量,将县长弄出来,打在地,拉他两越街,但有一条;设打抗日县长的罪责完全由你们负,若八路军来追究,也由你们承担后果,那时候,你们可别来找我。”结果谁也不去报复了,保证了县长的安全。

 

斗争虽然日趋尖锐,但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正确领导下,张存实革命立场鲜明,他和中八路军的关系搞得很密切。比如,当时二军分区司令部和民军司令部均防在野县城内,为了抗日的步调统一,军区还任命张存实兼二军分区副司令员。在八路军的防区,那些反共的顽固势力,虽把张存实看作眼中钉肉中刺,但由于当时革命形势,他们是敢怒而不敢言,他们虽控制着一定的部队,这些家伙却一时未敢安动兵我

 

吴嘉谟为了反对张存实,他在博野城北邓家庄,暗中组建司令部,他为司今,经常召集张文样、李侠飞、刘化南开会,密谋策划。结果,张文祥、李侠飞等发动版变,于一九三八年九月带两个团南进,投张去了。去的路上,在安国石佛村与去二地委开书记会议的宋振(地委宣传部长)、何昆山(县委书记)何福林(农会主任)张振安(县基干队指导员)4位同志相遇,叛军将这4位同志速捕并施以酷刑,后带至安平县崔安铺,予以杀害,投尸井中。这“安平修案”,就是张荫破坏团结抗日第一次搞摩擦的罪行。

 

安平案”后,二地委在晋深极、安国、安平等县内的各区召开了重的追悼大会,控诉国民党反动派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破坏抗战的罪行。进一步提高了群众的觉悟与抗战

 

的决心。

 

张文、李侠飞投张荫后,张梧听了他们的报告,知道了张存实的所做所为完全与他的阴课相背,他马上把张存实解职,吴嘉漠实际上成了司令。同时,派“河北民军”副总指挥王长江带三个团的兵力,于十月间去河北博野摩擦。他们先窜到深县境内,一路上

 

八路军不抗日”,散布所谓“曲线救国”

 

张存实得悉王长江带三个团要来博野,立即叫秘书刘子英同志起草密电,向冀中军区令员报告,并请求指示深县当地政府,断绝张部的粮草供应。不久,有一天夜间,王长江离开部队,秘密地来到博野城内,拜访张存实。据云,王长江在陵川时,对张存实比较尊重和友好,他这次来是向张存实探询情况,然后再考虑下一步的活动。张存实抓住这个机会向他争取教育,一夜谈,转变了王长江的看法。第二天,张、王二人离博野到了青塔中军区司令部。昌正操、孙志远等同志会见了他们,这对王有很大的影响。但王长江毕竟还听命于张荫,故后来张命令王长江带领“河北民军”向博野进犯,并在二分区制造摩擦,八路军被追自卫:中军区命二军分区:如果他们先打第一枪,坚决消灭之。二军分区司令员于权伸,政治主任刘哲华为了完成这一任务,火速从保定南和定县东调来所属的

 

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大队于十ニ月十六日,把所有的“河北民军”四个团(一、六、七团,特务团)完全包围:自拂晓打响后,很快就解决了战斗。在这次战斗中,“河北民军”第

 

一支队张子元部因与我们已有联系,按兵不动,王长江率部分部队起义,吴嘉被俘,李侠飞、张文祥率残部狼狈逃。这就是“民八事件”(也称“博野事件”)。这是张破坏团结抗日第二次摩擦的罪行。

 

吴嘉漠被俘的情况是这样:十二月十六日拂晓打垧后,吴嘉谟偷地带着十几个人,出了警戒线,我二十四大队一营警戒哨在皑皑白雪的映照下,瞭望到有大大小小的黑影在移动,他们急迫过去,到10余人,还有马。其中有个胖胖的四方脸的黑大个子,被韩营长认出,他就是吴嘉漠。

 

解决战斗前,“河北民军”司令部不知道吴嘉漠怕死自逃,仍然在原地坚持反抗。我军对吴说,为了使他的下属免遭死伤,叫他立即写信令其下属缴械。吴表示这是强其所难,并说这可叫我对不起张先生、我无法做人。”他下笔迟迟,我们说:“什么张先生、蒋先生,要知道你是停,只有从命。”他仍然磨时间,但事不宣迟,只好用武力解决了战斗。吴嘉的催子前来探吴,曾向我们质问说:“八路军不是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吗?为什么你们说了不算?”我们反说:“张远道而来,不打日寇,专打八路军,难道我军还不能实行自卫吗?”得他口无言。

 

民八事件”之后,我军协同地方政府在博野开展了反张的群众运动,使广大群众认识了他的反动面目和他的阴谋企图,打下了消灭张摩擦活动的基础。

 

中军区命令张存实、王长江把起义人员编成了两个团,一团长刘坪,政治处主任刘子美,二团长张干事,政治处主任刘秋和。两个团编好后于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下句,开赴河间三十里铺一带整训。后又增派了三团,该团是从张子元的第一支队调入的,团长王革非政治处主任刘汝贤。后来三个团改为三个大队。一面整训一面打游击,部队政治素质有所提高。一九三九年三、三月间,把这支队在改为“中民军”。司令员王长江,副司令员张存实,破治主任边冠三。这时王长江司令员代表“中民军”全体人员正式通电张荫,完全脱离“河北民军

 

赏中民军”成立之后,张存实去找民军副司令兼一支队长张子元,叫他把部队带米合

 

。一九三九年五六月间,“赏中民军”和一二O师的特务团及先支队,再加上民军一支队、

 

合编为“民众抗日自卫军”,简称“民抗”。王长江为司令员,张存实为副司令员,刘子奇为治委员,边冠三(原政治主任)调走。“民抗”下属两个总队。一总队长张子元、政委王先,二总队长孙然、政委邓京。部队从上到下实行政治委员制度,保证党的路线、方针收策的贯初。同年夏秋之间这支部队在武强小范战斗中,重创和消灭了部分进犯日军。

 

会、九三九年十二月,“民抗”和挺进支队合编为中军区警备旅。旅长王长江、副旅长

 

张存实,政治委员旷伏兆。警备旅下属两个团,一团长张子元、政委王先臣,二团长赵东度

 

政委谭彬。警备旅于一九四O年打了反共固派乔明礼部队。同年参加了太行刘伯承师长、

 

政委指挥的讨伐国民党朱怀冰战役。这时,警备旅从战斗中发展得更加坚强了。中央考察了张存实同志到“博野民军”前后的政治表现,于一九四一年一二月间,决定复他的党籍。在中军区,当程子华政委把中央批准恢复张存实同志党籍的电报交给他时他反复看了多遍,着电报沉默了半天,说了一句:“子华,我是做梦吧!”张存实同志梦案以求切希望回到党的怀的望实现了四、河北民军

 

谈“河北民军”,必须提张荫梧。张梧是“河北民军”的创始人,是“河北民军”的总指挥,是全面抗战初期在河北闹摩擦的国民党反共分子。他出生在河北博野县小张营村。早年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曾在锡山晋军系统当过连、营、团长,军官教导团团长,师长最高升到军长。军混战时,张兼程挺进,于一九二八年六月八日,首先攻入北京2。不久,将介石在西山碧云寺召开会议,决定将北京改称北平,并委任张为北平市长兼北

 

平市警备司今。以后、冯反蒋失败,一九三O年冬,锡山逃往大连,后回山西。张桶

 

在锡山逃往大连之前离开北平,从此失掉了军政大权,成了失意军阀回到了他的家乡。

 

他打着1718世纪元(颜xi)、李恭学(李想谷)学派的旗号,于一九三O年在博野北

 

杨村(明未xi的故里),办起了私立四存中学,是以颜、李学说中的“四存”(存志、存仁?存性、存学)而命名。他以此为据点,发展私人势力,企图东山再起,并在安、博、

 

三县为中心的6个县内,称王称,委任县长,安放爪牙,搜民脂民膏。一九三五年他接任了天津河北省立民众教育实验学校校长,不久,将该校迁至北杨村。后来他担任了河北省政府民政厅长,又将博野、安国、定县、安平、深等六县的简易师范合并为“博六联立师范”,也迁入北杨村。“七七”事变后他借“第一战区委员长保定行营”民训处名义,开始组建“河北民军。”

 

平、津沦陷后,日寇以其“速战、速决”的方针猛烈地夺取我之主要交通线,攻占大城市和战略要地,沿着平汉、津浦两大铁路线侵入冀中,肆意残杀我同胞。国民党在河北省的几十万军队一触即,望风而。这时,张为了保存生命财产和他培植的势力,带着一批四存中学的学生和一部分保卫团武装,携家小细软、黄金银元席卷南选。顺平汉路到磁县向西进入山西省彭城镇,南渡漳河,经林县再沿太行山脉到达陵川县。他在溃退的路上,借民训处奉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命令的名义,收编散兵游勇,并从西安、郑州、武汉等地招来几百名逃亡学生,编为干部教导队,进行训练,以便扩大“河北民军”。张任“河北民军”总指挥,总部设在山西陵川县。他打着抗日的旗帜,实质上不抗日,他是以抗日为名,扩大他的势力张荫橋出于野心,一九三八年后半年曾两次闹摩擦(即安平惨案”和“民八事件”)结果不但末达到目的,反而全军被歼,吴嘉被俘,王长江通电脱离“河北民军”。他羞成怒,妄想再次去博野。后来,他亲自率总部从陵川去河北省,去时虚张声势,号称5万之众,其实是合之众,部队的成员有土、小、散的逃兵、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也有生活无着的农民、逃亡学生、旧军人,还有封建会道门、青红帮分子。总之,成分非常复杂。这样的队伍,战斗力很差,一打就。

 

九三八年十月间,在中抗根据地已经发展为包括4个县,人口约800万的广大地区,根据地已逐步巩固的时侯,国民党政府忽然任命鹿钟为晋察战区司令兼河北省政府主席,这就不难理解,国民党反动政府安图分裂我敌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瓦解我中根据地的险恶用心。鹿钟麟的河北省政府,乘张前梧的民军总部去河北之机,也随之去河北,破坏团结抗日,制造摩擦活动。当时鹿钟一面发表宣言,标榜抗日,一面公布命令,妄图取消我冀中行政主任公署,令各县听命于他。他收容土匪,改编汉好部队,扩大反动武装,并无耻地提出要改编八路军第三纵队为一个师。中人民大为愤器!于是反摩擦斗争,遂连续开展,一直延续到一九三九年鹿、张的势力被我先后肃清为止。

 

张的“河北民军”到河北后,总部驻在新河县,张命令其所属各部都到新河集中在新河集中的目的:一是为了集中他的实力,显示他的力量,并配合鹿钟解向冀中大搞摩擦

 

二是作为北上博野的落脚点,梦想继续控制安、博、、深、武、饶、安()等县。张野心大得很,在陵川“河北民军”总部时,他曾经画过所谓的“河北民军”军区。他在地图上画一又一圈、当时张存实同志向他说:“你不要再画了,再画就画到张家口了。”张不听。画出了个“冀北民军”军区。

 

张梧集中实力于新河不久,于一九三九年春夏之际,他先派出两个团窜到博野,这两个团去博野的目的是:企图击驻博野北杨村之我军。我军听到这个消息后,就预先转移了,张部两个团开到北杨村一带的村庄时,扑了个空。正当此时,博野、县、望都等三个县的日寇也向我军驻地奔袭,结果张的“河北民军”不但没有打上我军反而遇到了日寇的攻击。这两个团与日寇稍打了一下,就狼落荒南选深县一带。沿途残杀我冀中人民和地方干部,質是反动之极,罪天

 

→九三九年六月上旬、张萌梧带领“河北民军”三个旅,由新河侵入中深县西南地区号庄一带。这时张的“河北民军”遍布马庄附近二三十个村庄秩序非常混乱,目标很大,把石门、衡水、辛集、故城等方面之敌人惊动了,齐向他们进攻。在这次战斗中,张的“河北民军”伤亡甚重。马庄有三分之一的房子被烧毁,翌收集200余具民军尸体。张荫对日的烧杀不杯根,反而指挥他的“河北民军”在深县境内闹摩擦:袭击我八路军驻深县的后方机关和留守人员,残系抗日干部和战士400余人,造成“深县修案”。这就是张破坏结抗日,第三次搞摩擦的罪行。中人民对此非常愤慨。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既团结又斗争的。根据毛东同志所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并根据中央书记处发出的关于与鹿钟斗争策略的指示)精神,在一九三九年六月二十ー日,我路军(有一军分区部队,二师七一五团和二团,北上挺进支队)对张萌反动军队迅速进行分割包围,并于月二十二日拂晓对张部发起全面攻击。此役战果煌,共伤顽军500余人,生旅长团长以下官兵2000余人,李侠飞、张文样两个反动团长也在这次战中结果了性命当时张仅率几个人逃命而去一一奔黄河以南,投靠了蒋介石。据说张梧逃跑时,丢掉一个笔记本,被我军获得,本上写着:“张存实乃华北人才,但他却宣传共产主义。这说明张梧是如何仇视共产主义、共产党。这就决定了他的下场。张荫所循的规律和所有的反共顽固分子一样,都是:乱,失败,再乱,再失,直至灭亡,成为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张荫梧这个反共摩擦分子的武装进攻,被我们彻底粉碎后,所谓鹿、张势力,也就先后被消灭了,从而制止了国民党反动派在冀中的覆活动,消除了后患。

 

五党对张荫梧的统一战线工作

 

九ー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进一步向华北地区发动了新的进攻,加深了中华民族

 

的危机,引起了中国内部政治上的变化,中日矛盾成为主要矛盾,国内矛盾降到次要和服从的地位。我党和广大人民为了抗日,曾积极做了一系列工作,因而组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了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我党经常不断地争取、教育、团结、改造一些军队。这些军队如果费成与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就互相支援,并肩作战。如果有人胆敢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破坏团结抗日,就一定按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进行自卫,并在自卫中消灭之。我们对张梧和他的“河北民军”就是这样做的。党是如何对张荫进行统一战线工作的?

 

我党早就把张荫梧作为统战对象。四存中学成立后,就有党的秘密组织。如王林同志就曾在四存中学做过地下党的工作。地理教师王宜民同志那时就是党员(王解放后曾在北京市教育局工作过,已病故)

 

九三五年,在我党领导下,爆发了“一九”爱国学生运动,就在这时侯党派了从日本留学归国的青年哲学家温健公(曾著《现代哲学概论》、曾任过北平法商学院的教授)去北杨村四存中学,担任张萌梧的秘书(或秘书长),对张进行争取工作。温经常向张讲述马列主义,也经常给学生们上课,讲述唯物论证法,宣传马列主义学说,讲我党的《八一宣言》。平,(津学生运动展开后,温还将学生运动中油印报刊的内容讲给学生们听。温健公身材,噪音宏亮,讲起话来慨激昂,当他讲到“兴亡,匹夫有责,民族已临危亡必全国动员,共同抗日”之时,学生们听了都满腔怒火,要求立即停课,选出代表去平津参加学生运动。但这种正义要求,却被思想反动的张前压制下去了。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不久,杨秀峰同志担任了冀西特派员。他在阜平以东13个县内进行抗日活动,并在保定设特派员办事处。吴农同志担任办事处秘书主任,杨雨民同志带十几个北大学生协助办事处工作。杨秀峰同志以该办事处作为进行统一战线工作的机构。为了团结、争取张荫进行抗日,当时,办事处经常与张桶所在的民训处联系抗日事宜。可是,当日军刚一菱炸、尚未侵入保定时,张荫梧就逃之天天了。

 

张荫梧曾经被撤销过国民党中央委员,所以他的政治态度是一方面骂蒋介石和CC(

 

果夫陈立夫),一方面骂共产党。表面上好像他要在国共两党之外,自己独树一,但实质上张梧是一个反动的野心家,骨子里反共,他的立场和蒋介石是一致的。虽然,温健公向他讲马列主义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但他对学生们讲话时,却常说:“我不管什么马克思、牛克思,我就是实行张克思。”又比如抗战期间他在一次大会上曾讲:***在延安的一次讲话中说:河北省有一个张山东省有一个启菜,都是摩擦专家真把我拍得不轻啊。”他的这些话,完全暴露出他的反动本质。其实,张荫和蒋介石是利害关系,蒋介石给他点好处他就说蒋介石好话,对他不利时,他就骂蒋介石。比如、他在北杨村四存中学时,经常骂老将是“蒋该死”,后来,他在声山会议上受了蒋介石巨款收买,下山回到博野四存中学讲话时,就吹蒋介石了,如说:“这次上山见到了领”,还常常“蒋委员长如何如何”地加以吹捧。又如张荫到了山西陵川,有一天见到蒋介石有批令要发给他部多少武器,于是喜形于色;以后又见到将批“何部长(即何应饮)核发”,因有“核发”二字,张知发枪之事已成泡影,为扫兴。张存实在旁问道:“蒋委员长怎么样?”张火气十足地说:“他妈的将委员长不过是个大流氓。”武汉失守之前,张荫曾带秘书温健公去武汉,当时国民党的特务将温健公软禁起来,从此,张荫更加向右转。据说温健公以后遇到敌机菱炸牺牲了,四存中学的进步学生,无不怀念他。

 

张的“河北民军”在山西陵川时,我们党组织对它曾有过活动。在张的“河北民军”总部做政治工作的闻允志(中共党员)以建立太行民军为名,于九三七年十月拉出一部分进步青年到了河南省林县。不久就建起了政训处和三个工作团。团长是张青季、吴建华、王志远同志。团员有吕慎言、刘秋和、张旭、李志、魏十篇、梁斌、刘超等同志。王志远同志是老党员,博野小庄头人。他带着工作团员于十月底到了河南省辉县,他们在辉县西坪镇

 

一带宣传抗日,本着统一战线的精神拉队伍,那时林县驻有万福林五十三军的一个团,他们曾和该团一个营的兵联欢,教兵唱歌、演戏、宣传抗日打游击,搞得热火朝天,后来这个团怕受工作团的影响,调离了林县。工作团曾在西坪镇一带建立了青年队和武术队,准备组织游击队打游击。一九三八年月,工作的同志听到博野、县有了抗日武装,不少人表示愿意回中参加抗日队,如王志远、张旭、李志環、昌慎言、刘秋和(他俩是随张悟南进时到陵川的)等同志。他们回中后多数参加了民军。

 

大约在一九三八年七月,党为了争取张,又派去中央委员朱瑞。朱瑞同志带去一些干部和华北抗日青年训练班(大部分人是学生)有的分到了“河北民军。朱瑞同志在酸川部住了一个多月,随时与张梧谈话,对他进行教育,但张仍是顽固不化,死心塌地投靠将介石,坚持反动立场。朱瑞同志在给延安的电报中说:“张某专门向右看齐。后来,党中央让朱骗同志返回路军了。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发生“民八事件”时,在起义的人员中有人自称为红军的,可能就是朱瑞同志所带的人,分到下面去的。

 

以上这些情况充分说明了党是尽量地争取张走上抗日的大道,对张做到了仁至义尽,但是由于张反动的本质,不能接受党的传教育,走向光明。因此,这种人,是决没有好下场的

 

从以上所写的“民军”的一些历史情况、可以看出:在“博野民军”“中民军”“河北民”中,我们都积极地贯彻了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通过写“民军”的一些历史情,对我党和毛主席关于统一战线的论述,进一步加深了理解。统一战线既讲联合,又讲斗争,必要时还必须进行武装斗争。统线是我党的三大法宝之一。统一战线政策过去曾发挥过重要作用,在当前和今后进行四化建设和统一祖国的伟大事业中,必定仍会发挥出重要作用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

延申阅读.png



1、西柏坡比较好的党政教育培训机构推荐

2、 红色教育六天培训班活动方案 案例

3、传承红色基因-红色教育暨党性教育专题培训「使命教育」

4、党史国史新中国史现场教学培训



本专题由西柏坡红色教育培训官网(www.hebhongse.com)编辑 。

    西柏坡红色教育培训学院(革命圣地西柏坡干部培训基地)是一所为全国各地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大中专院校干部职工提供红色文化教育培训、爱国主义教育培训、党性教育培训、党史国史教育培训、理想信念教育培训、革命文化教育培训、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培训的教学基地,是集教育培训、政策研究、教学研发、咨询服务与团队保障于一体的正规化专业化教育基地及培训机构。

✉ 通讯地址

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西柏坡镇

全国干部教育培训西柏坡红色教学培训基地、使命教育中心西柏坡干部学院

 
☎ 联系电话    
0311-87699678/186-3115-2183(杨老师)/177-3116-2129(周老师)
 
✍ 西柏坡培训

https://www.hebhongse.com/

使命教育西柏坡培训 点赞一下 感谢支持

0 0
标签:全部
评论一下

管理员

该内容暂无评论

美国网友
Copyright © 2020-2021 河北使命教育中心西柏坡红色培训基地版权所有
24小时咨询热线:0311-87699678/186-3115-2183/177-3116-2129 
总部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中山西路160号河北工会大厦
中心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滨江商务大厦B座618
学院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西柏坡镇西柏坡村西柏坡景区内

Website:www.hebhongse.com
E-mail:hebxibaipo@126.com 
备案号:冀ICP备2021000727号-1
网站地图百度/谷歌) 技术支持:融曜科技[融曜科技] 
西柏坡干部培训

扫一扫咨询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