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1-87699678/186-3115-2183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中心动态 > 学习园地

在线咨询获取培训方案

Training Guide
  • 培训主题:
  • 参训单位:
  • 参训人数:
  • 计划天数:
  • 联系人:
  • 联系电话:
已有2655人成功获取方案,
我们会对您的单位及个人信息保密不泄露。
西柏坡干部培训

西柏坡红色教育-烽火忆高阳

发布时间:2021-03-02|栏目:学习园地|浏览次数:10

总书记在2021年春季学期中央党校(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不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都是激励我们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的宝贵精神财富。全国党员干部西柏坡红色教育培训基地-河北使命教育中心西柏坡红色教育学院为加强党史学xi,为大家带来了宝贵的冀中文选-烽火忆高阳。


   “冀中大平原肥土良田,一望无边。铁路纵横,河流贯穿,是民族的富源,抗战杀敌的前线。

冀中大平原,正燃烧起愤怒的火焰,展开自卫的血战,这民族崇高的灵魂,要屹立像太行山。

自从华北沦陷,这儿变成了血海火山,千百万军民正齐心奋战,一定要争来祖国的春天。”

这首歌词,在抗日战争时期,是冀中800万人民群众的壮烈呼声,是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的忠贞誓言,是坚决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战斗号角。

“七七”事变的炮声像惊雷一样,震醒了沉睡于和平梦乡的广大人民,同时,也震颤了患有恐日病的一切牛鬼蛇妖。一方面日军横冲直撞,长驱南侵,妄图速战速决鲸吞全中国,另一方面国民党军,不堪一击,惊恐南逃,华北的重要城市北平、天津、保定,很快沦陷敌手。汉奸卖国贼猖狂活动,肆无忌惮。有些大豪绅大地主惶恐不安,准备组织维持会,迎敌叛国,甘当亡国奴。土匪流氓、散兵游勇,则乘机作乱,绑架抢劫,扰害乡民。冀中大地在暴风雨中翻腾,冀中人民在水深火热中受苦受难。

这时,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英勇地肩负起伟大的历史使命,高举抗日救亡的大旗,在党中央的伟大号召下,坚持统一战线,坚持救国纲领,宣传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到处点燃抗战的烈火,聚拢革命的力量,对亡国论风靡下的汉奸亲日派以当头棒喝,对速胜论冲头脑的日本侵略者以迎头痛击。一九三二年秋季高蠡暴动的革命烽火,又重新燃烧起来,在暴动中和暴动后牺牲的翟树功、王家骥诸革命烈士的鲜血,又浇灌出更加壮丽的革命鲜花。真正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了。

  1939年,在晋察冀抗日前线。右起:舒同、关向应、贺龙、罗瑞卿、吕正操、聂荣臻、黄敬.jpg

  1939年,在晋察冀抗日前线。右起:舒同、关向应、贺龙、罗瑞卿、吕正操、聂荣臻、黄敬

地下党组织保属特委和安新中心县委负责人张君、侯玉田、刘亦君、刘亦珂、王文波、王志、陈守瑶等同志都公开露面活动了,从国民党监狱里被释放出来的陈鹏、刘亦瑜等同志也积极参加了抗日救亡运动。北冯、同口、端村,关城白洋淀一带的进步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纷组织抗日救亡宣传队,白洋淀的碧波涟漪,很快掀起了抗战的汹涛巨浪。在同口镇首先积极参加活动的有阎钧、魏其芹、陈千然、陈来崇等,同口小学教员中有侯平、阎素、宋寿昌等。活动方式是召开群众大会,街头讲演,散发传单,贴标语,唱救亡歌曲,讲解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驳斥亡国论,激发群众的抗日爱国热情。当时同口镇小学是活动的据点,经常召开集会,印发宣传品和党内文件。我在积极参加抗日活动中找到了党组织,随即负责中心县委宣传部长的工作,(侯平为书记,陈鹏为组织部长)并亲自担任刻印工作。其他各村也都有很多青年学生和农民积极分子相继参加了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当时对于宣传抗日救亡,群众舆论颇多。有的说:“共产党真是抗日的",“共产党真是不怕死的硬骨头”。也有的说:“国民党真孬种,还没有看到敌人影子,县长、保安队、公安局都吓跑了”。也有的群众提出怀疑:日本鬼子武器厉害,又有飞机又有大炮,咱们老百姓赤手空拳怎么抗日?”还有的反动地主豪绅,想要把这批积极参加救亡活动的青年逮捕起来,送给保定的日本“皇军”,去报功领赏,卖国求荣。但抗日救亡的浪潮,汹涌澎湃,势不可当,广大群众要求组织起来,武装起来,要求保家卫国,走上战场,要求抗战到底,反对妥协投降,使一些反动家伙不敢轻举妄动,不敢明目张胆地和抗日洪流对抗。

一九三七年八月,老红军孟庆山同志从延安派来高阳、蠡县、安新一带,他和侯玉田同志先后负责保属特委军委工作,开始训练地下党员和进步群众,准备组织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在北冯、同口、端村等地举办游击战训练班,培养骨干力量。孟原是行伍出身,在宁都暴动起义时他是连长,参加红军长征时曾任团长,有丰富的游击战争经验。他30多岁,长得短小精悍,满面红光,精力充沛,热情活泼,他的老家是蠡县,满口土话,非常熟悉家乡一带情况,他回来领导开展游击战争,可以说是人杰地灵。他为了不暴露真实面目,伪装成贩猪的商人,经常住在北冯、同口等村,进行秘密活动。

要拉队伍搞游击战争,究竟怎样发动、怎样领导?为此,党内曾召开秘密会议,在刘亦君家进行讨论研究。会由孟庆山、侯玉田主持,参加会的有北冯刘亦君、刘亦珂,端村王志、我和陈守瑶、侯平坐船同去参加了这次会。记得当时会上议论很多,有人主张往出里拉,也有的说可以先组织联庄会,集中到两个方案,一是拉出一支队伍占领安新县城,但因为我们人员武器少,没有采取此方案,再一方案是搞统一战线,参加高阳的殷松山部队。殷原有伪冀东保安队的一个中队武装。“七七”事变后,他把队伍拉出来,自吹是“反正”,有200多人,武器齐全,有12挺轻机枪,我们想首先争取这股力量共同抗日,大家同意先派人去联系试试看。经联系结果,谈判很顺利,因殷的队伍从冀东拉到高阳后,打着抗日的旗帜(号称抗日第一师),正在招兵买马,扩充实力,他虽知道我们是共产党组织的武装,但也表示欢迎,因为我们有人有枪,就慨然答应给我们组织了一个第七连参加他的部队,开始共56人,长短枪20多支,连长是我们党派的刘克忠,我在连里的公开职务是书记(文书)。其实殷对我们第七连并不信任,不准我连驻城内,让驻在东关外小学校内。我们一方面对殷做统战工作,孟庆山、刘亦君、刘亦瑜等都曾进城和殷进行过多次接触,讲解抗日道理和党的政策,同时也多方面和他的连队交往,提高他们对抗日战争的认识和觉悟,其中有一个连队表现进步,和我们建立了密切关系。

我们拉起武装队伍刚到高阳不久,孟庆山、侯玉田同志等又传来命令,说吕正操同志领导的人民自卫军已到安国、蠡县一带,这是我们党领导的队伍,命我们去欢迎人民自卫军到高阳来,命我写了欢迎人民自卫军来高阳的传单,孟庆山和侯玉田同志带领我们几个人就来到蠡县xx村,见到了吕正操同志,当时吕是30多岁的青年军官,给人的印象是严肃冷静,沉着果断,他见到我们很高兴,满口东北口音问了一些问题,孟向吕介绍了高阳城里的实际情况,说殷松山可以和我们共同抗日,吕随即带领人民自卫军开到高阳东南城角,孟等本来已和殷松山谈好,殷表示同意人民自卫军来高阳,但这时他又变了卦四门紧闭,警戒森严,城墙上架起了机关枪,拒绝人民自卫军进城,并把我们第七连也关在东门外,不准进城。

殷松山出尔反尔的原因,是高阳城内的富商、地主、豪绅控制了他,挑唆说五十三军是东北军,军纪不好,怕进城后抢劫,当时吕、孟等研究对策,还是尽力争取他,团结一起,共同抗日,先后由孟庆山、刘亦瑜为代表进城,反复数次和殷谈判,进行说服解释工作,还把殷松山邀出城外和吕亲自面谈。

殷原是土匪出身,长相并不起眼,细高挑个儿,满脸大麻子,面黄肌瘦,是个大烟鬼,他穿着黑棉袍,身上斜挎盒子枪,见了吕毕恭毕敬,混身哆嗦,头上冒汗,流露出内虚害怕,他一再解释为什么不让人民自卫军进城的理由,说城内富商豪绅怕军纪不好遭抢劫,一定让人民自卫军驻在城外,吕则一再说明人民自卫军纪律严明,决不扰害老百姓,一定要进城去驻,殷表示退让说:“人民自卫军如果非要进城,可以驻在南关(或西关)一条街,吕非常严肃地表示:高阳城是中国的土地,你我都是抗日的部队,高阳城你能进驻我就能进驻,你不能限制我,你必须在今晚9点以前开城,到时不开,我就下命令攻城,你要放明白,如我攻进城去,那时对你就不客气了。这里一边谈判,那边战士们就拉出平射炮,有意抖得嗡嗡响,向殷松山示威,,殷只好下台阶,说回城去再商量商量。

这就充分看清楚,殷松山并不是真正抗日的队伍,而已是受高阳反动地主豪绅富商们控制的地方割据势力。殷进城后,这里就开始布置,作攻城准备。我们第七连也准备参加攻城,但枪支子弹很少,孟庆山同志即向吕提出,要求人民自卫军给我连补充一些枪支弹药,当时六九一团已扩编成人民自卫军的4个团,但兵员不足额,只有1000多人,枪支尚有多余,当时吕慨然允许给我们连补充枪支,派我去领来14支长枪,还有一些子弹。发给枪时,吕还不放心地问:“这队伍可靠吗?”我说可靠。领到枪后,全连非常高兴。

1939年冬,左起朱良才、吕正操、程子华、孙志远在晋察冀合影.jpg

1939年冬,左起朱良才、吕正操、程子华、孙志远在晋察冀合影

这时已是十月底天气,夜间相当冷,准备攻城的战士们却紧张得直冒汗。夜间9点了,城门仍然不开,吕即传下攻城的命令,给我们连的任务是佯攻,配合警戒,仍放在东门外。

冲锋号一吹响,四面枪声杀声便呼啸起来,平射炮也紧接着轰鸣,两三发炮弹即将城门炸开,战士们一拥而进,四面城墙也很快爬上去,占据了制高点。殷的队伍很少抵抗就全部缴了械,那个表现进步的连队,根本没放一枪就放下了武器。攻入殷的指挥部,殷松山却不见了,经全城四处搜索,在北关的教堂里才把殷搜出来,连同藏匿殷的教堂中国神父也一起逮捕起来。

人民自卫军入城以后,对殷的部队全部收编,不愿参加人民自卫军的马上放走,对殷松山则经过召开群众大会,宣布罪状,游街示众,予以枪决。

经过这场攻城战斗,考验了人民自卫军有很强的战斗力,官兵表现得很英勇果敢,但也表现出一些旧军队作风的弱点,有少数官兵军纪不好,有的商店遭到了抢劫,吕听到反映后非常生气非要整顿军纪不可,孟庆山同志也向吕提出建议,说人民自卫军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革命队伍,应该建立严格的军风纪。吕于是下命令严格查处,把抢劫财物的几个官兵逮捕起来,军法审讯,吕和孟都亲自参加了审讯,同时又命政治部派人深入群众调查了解,把被抢劫的商号开来受损清单,照单赔偿损失。

违法乱纪被逮捕的官兵,记得有位副连长和一个班长犯罪最严重,吕命令枪决这两个人,当时有人请求宽恕,孟也帮助说话,可以从宽处治。但吕非常坚决,一定要依军法处决,严整军纪,以取信于人民。

打开高阳城,消灭殷松山这股反动武装,人民自卫军大振了军威,也大得了民心。

处决抢劫商店的犯罪官兵,大大整顿了革命军纪,教育了广大官兵。

退赔了被抢劫商店的损失,大大取信于人民,密切了军民关系。

人民自卫军的声誉很快传播四方,冀中人民群众纷纷议论,说这真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于是人民自卫军在高阳、安新、安国、博野、蠡县一带结合地方党的帮助很快扩充了队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4个团就扩充到三四千人。一方面加强军事训练,同时又加强政治工作。这时孙志远同志被晋察冀军区派来作党代表。冬初,人民自卫军将去路西整训时,原政治部主任李晓初不愿去路西,要求留在任丘一带搞统战扩军工作,孙即改任政治部主任。这时,很重视吸收知识分子,我和刘亦瑜、阎素等被调来政治部,我任秘书,刘搞宣传工作。翟家骏同志也来政治部,孙派他到团里当政治主任。政治部还吸收了一些中小学生,成立了少年先锋队,马骥为队长,戈亚明为指导员,后改为宣传队。在赴平汉铁路西整训的路上,深泽县王晓楼同志让他弟弟把子侄五六个都送来参加了宣传队,有王瑜、王珂、王丕钟、王建新等,王珂最小,只有11岁。政治部还成立了妇女部,约有20人,后归冀中妇女救国会领导。

地下党组织保属特委的张君、侯玉田、王志等同志,这时也公开在高阳城里活动,对外则称教育股。过去地下党组织长期处于秘密状态,现在则能公开活动,以主人翁姿态扬眉吐气了。在高阳县随即派出县长,开始建立人民自己的抗日民主政权。还先后建立了抗日救国的各种群众团体,如农民、青年、妇女、少年儿童都组织起来。

在党的领导下,高阳城的抗日烽火一点燃,很快烧遍全冀中,人民群众纷纷起来组织武装,真是星火燎原,风起云涌,顿时各色武装遍地开花,成为“司令遍天下,主任赛牛毛”的局面。这里主要是我们党自己组织的队伍或领导的队伍,但也有土匪武装或地主联会和迷信会道门组织的武装。人民自卫军和地方党组织起来的武装则是冀中地区抗战的骨干力量。

人民自卫军队伍扩大了,粮饷就有了困难,在“有人出人,有枪出枪,有粮出粮,有力出力”的抗日救国政策动员号召下,紧紧依靠冀中人民,粮饷也随之获得解决,不久就发下了灰色棉军衣,配戴上人民自卫军的臂章,每个官兵还发给35元的生活津贴。大家都过着军事化的供给制生活,没有特殊,虽然艰苦,却很愉快。对于大豪绅地主老财,则是非常客气地请他来,经过商谈,向他们征收一些粮饷,冀中是个很富饶的地区,大地主豪绅很多,不少人颇有爱国心,对抗日救亡是很开明的,这也是我们筹划粮饷的有利条件。对开明的地主、富农,则坚持执行统一战线政策,绝对不加干扰,这样就争取团结了冀中广大人民群众,所以群众参军参战的热情很高。

政治部除奸科,坚决执行抗日除奸政策,曾经镇压了几个汉奸特务,这对当时发动群众抗日情绪起了鼓舞作用。而保定敌人得到情报后,派了几架飞机对高阳城进行轰炸报复。

左起:李达、聂荣臻、邓小平、刘伯承、吕正操、蔡树藩.jpg

左起:李达、聂荣臻、邓小平、刘伯承、吕正操、蔡树藩

初冬,晋察冀军区聂司令员发来命令、调人民自卫军去平汉路西阜平一带整训,政治部也随同司令部去了路西,驻在阜平王快镇。孟庆山同志仍留守在高阳,组成人民自卫军游击司令部,不久改为河北游击军。人民自卫军这次到路西整训有重要意义,实际是准备把人民自卫军改编为八路军的必要步骤。在整训期间,我们听了聂荣臻司令员、孙毅参谋长、舒同主任的报告讲话,提高了人民自卫军官兵的军事政治素质。临回冀中前,还给补充了一些干部,林扬同志这时被派来任政治部宣传部长。整训完毕,我们又奉命回冀中,一九三八年四月,在安平召开冀中区党代表大会,大会决定成立冀中区党委、冀中军区、冀中行署,人民自卫军和河北游击军统编为八路军三纵队,这时全冀中党领导的武装部队已迅速发展为数万人。吕为司令员,孟为副司令员兼四分区司令员。吕兼冀中行署主任,李耕涛为副主任。黄敬为区党委书记,鲁贲为副书记。冀中区党代大会是一次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胜利大会、团结大会,它奠定了冀中区党、政、军、民的统一领导与健康巩固的发展。代表们都很高兴这次大会,黄敬、吕正操、孟庆山、孙志远等几个主要领导同志则起到积极的中坚作用。会后我听到黄敬同志对孟庆山同志的评论,说他对党的组织观念很强。也听到孙志远和李梦龄同志对吕正操同志的议论,说他政治上很开朗。

冀中区八路军三纵队,很快成长为冀中平原敌后抗战的主力军,成长为冀中人民的子弟兵,这是以吕、孟为首的全体官兵坚决执行党的正确政策路线的必然结果,是晋察冀军区和北方分局正确领导的必然结果,也是紧密结合冀中地方党组织团结广大人民群众的必然结果。

高阳烽火,是我们党熊熊燃起的革命烈火!

高阳烽火,是我们党在敌后平原创建抗日根据地的抗战烈火!

高阳烽火,是我们党领导的武装挺进敌后直接威胁平、津、保的战斗信号!

陈乔

一九八三年四月 

来源:冀中革命文集  编辑:杨宇

使命教育西柏坡培训 点赞一下 感谢支持

0 0
标签:全部
评论一下

管理员

该内容暂无评论

美国网友
Copyright © 2020-2021 河北使命教育中心西柏坡红色培训基地版权所有
24小时咨询热线:0311-87699678/186-3115-2183/177-3116-2129 
总部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中山西路160号河北工会大厦
中心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滨江商务大厦B座618
学院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西柏坡镇西柏坡村西柏坡景区内

Website:www.hebhongse.com
E-mail:hebxibaipo@126.com 
备案号:冀ICP备2021000727号-1
网站地图百度/谷歌) 技术支持:融曜科技[融曜科技] 
西柏坡干部培训

扫一扫咨询我们